当前位置:首页 >  私募

营改增落地看成效之生活服务业:吃、住、娱里变化大

发布日期:2021-01-03

生活服务业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4个多月来,餐饮、住宿、娱乐和旅游行业的减税是否如期而至?本期,我们走进部分企业,关注营改增带给他们的变化。

“津门三绝”耳朵眼:营改增减税真给力

  “营改增的改革‘红包’很大啊。改革前,企业平均每个月要缴4万多元的营业税。营改增后的这4个月,由于农产品的发票和新购置的固定资产进项可以抵扣,我们没有增值税产生,减税达到了100%。”天津耳朵眼炸糕餐饮有限责任公司餐饮分公司财务负责人陈素红说。

  作为“津门三绝”之一,耳朵眼炸糕一直以来深受人民群众喜爱,品牌自身也拥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承。耳朵眼餐厅于2015年12月16日正式开业,是天津耳朵眼炸糕餐饮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餐饮分公司,营业面积1000多平方米。

  “餐厅刚开业不久,虽然收入稳中有升,但刨除开办费用和5%的营业税,几乎没有什么利润。”陈素红说,“但这几个月,因为营改增,情况有了很大改善。”

  今年5月~8月,耳朵眼餐厅应税服务销售额305万元,销项税额18.3万元,抵扣固定资产3000多元,抵扣农业生产者自产农产品9.5万元,抵扣其他原材料11.7万元。由于抵扣充分,餐厅没有增值税产生。“如果按照原营业税政策测算,我们应该缴营业税16万元。营改增后,我们已经省下了这笔钱。”陈素红说。

  据了解,耳朵眼餐厅作为一般纳税人,除了抵扣原材料、房租、水电燃气费、广告费和固定资产等进项之外,还可以在购进农业生产者自产农产品时,使用农产品收购发票抵扣进项税。为此,餐厅改进了财务管理制度,要求报销时需要提供专用发票,采购部门在谈签合同时首先要明确发票,凡符合取得专用发票条件的必须取得。因为充分的抵扣,餐厅才获得了如此大的红利。(本报记者 孙文胜 通讯员 李钟 张敏 单后春)

喀什海尔巴格大饭店:减的税能多雇一个人

  营改增全面推开后,由于抵扣链条打通、税负大幅下降,新疆喀什民族特色餐饮业收益明显。“营改增让我们的税越缴越少,生意越做越好,不光是我一个人,整个喀什餐饮界都觉得越来越有干劲啦!”喀什海尔巴格大饭店总经理艾拜都拉说。

  喀什海尔巴格大饭店位于喀什市中心的色满路上。随着喀什经济快速发展、社会持续稳定,从天南海北来喀什旅游的旅客日渐增多,海尔巴格大饭店的生意也越做越红火,顺利跻身喀什餐饮业的“第一梯队”。

  “到今年上半年,全饭店的员工已增加到了40人。我们正计划升级前后堂设施,扩大经营规模,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传来了营改增试点的消息,算得上‘锦上添花’了。”艾拜都拉说。

  据艾拜都拉介绍,饭店一个月的平均营业额在60万元左右,营业税税制下,每月需缴税3万元左右。营改增后,把全部抵扣计算在内,饭店每月只需要缴纳税款2.5万元左右,每月减少5000多元,一年下来就是六七万元。“现在每个月减的税款足够给一名服务员发工资了,等于国家免费给我雇了一名服务员!”谈到营改增带来的“真金白银”,艾拜都拉乐不可支。

  目前,艾拜都拉正准备按照计划扩大饭店规模。“我们更换的空调、电视和冷柜等电器以及餐桌、椅子都可以抵扣,这对接下来提高饭店的档次,扩大经营规模很有帮助。我想把‘海尔巴格’的牌子打出去,不光要立足喀什、服务南北疆,也希望能在北京、上海开分店。有了国家的好政策,我对未来有信心!”艾拜都拉说。(王昊奕 本报记者 李文)

张掖华辰国际大酒店:装修搭上营改增

  不久前,记者在甘肃省张掖市采访营改增工作时,听说开出该市营改增第一张发票的华辰国际大酒店正在升级装修,便前往酒店装修现场了解情况。

  来到酒店,记者发现大院的停车场堆满了砂石等建材,酒店大楼的窗户全部拆空,里面传出施工机械作业的声音,酒店行政财务部经理杨帆带着记者爬上二楼,穿过堆满装修材料的长廊,来到一间暂由客房改装成的办公室,这里就是财务部的临时办公地点。

  “今年5月1日,对我们酒店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当天零时,我们成功开出了张掖市第一张酒店住宿业增值税发票。当天上午,我们就签约启动了装修工程。”杨帆开门见山向记者介绍道,“当然,这两件事同时发生,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

  华辰大酒店是2004年由甘肃煤田地质局一四五队投资兴建的,也是张掖市挂牌四星级时间最长的酒店。10多年来,酒店经营业绩一路上升。由于发展需要,酒店从去年就开始谋划装修升级。随着预算和图纸设计陆续完成,正准备施工的酒店恰好搭上了营改增这一政策“快车”。用杨帆的话说,就是“政策好、人努力、天帮忙”。

  杨帆告诉记者,此次装修升级,酒店计划投资2800万元。根据她测算,装修施工及不动产购置可抵扣进项税额308万元,再加上酒店经营的原材料、消耗品、水、电和天然气等进项,酒店的进项税额足够留抵两年。也就是说,今后两年几乎不用缴增值税及附加。

  “往年,我们酒店缴纳营业税在100万元上下。今年,在酒店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国家的营改增政策一下子给了我们这么大的税收优惠红包,为酒店成功转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杨帆信心满满地说。

  不过,此次政策“红包”能够如此精准地落到企业头上,也绝非偶然。杨帆告诉记者,企业集团总部一直在关注着营改增改革,去年就组织所有子公司财务人员赴上海等地的高校学习营改增知识。今年3月开始,酒店财务人员多次参加张掖市甘州区国税局举办的营改增业务培训。“财务人员都十分重视营改增,参加培训的人数经常超出预计。每次,我都领着财务人员提前半个小时去抢座。”杨帆说。

  杨帆表示,营改增省下的税款,酒店会尽可能多地用到员工身上,为员工修餐厅、建宿舍、搞培训、改善伙食、增加薪酬。(本报记者 金琳 李祥林)

仙居县民宿客栈:一分一毫也知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谁说不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加上营改增的东风,我们即使窝在山沟沟里,也感到未来日子有盼头。”提起营改增,在浙江省仙居县下叶村经营客栈的张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在浙江,下叶村农家乐一条街只是民宿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却恰恰反映了营改增给农家乐带来的变化。

  下叶村有近80家农家乐,得益于仙居县独特的山水风光和近年来民宿经济的迅猛发展,每家每户的生意做得还算风生水起,唯一的“甜蜜”烦恼就是“一到旅游旺季,收入高了,税也多了” 。

  营改增的全面推开,为这些规模不大的农家乐解决了烦恼。尽管税收基数小,减税不是很多,但这些“红包”却足以让农家乐经营业主喜笑颜开。“营改增后,我们最多的一个月减税1600多元,最少一个月也有100多元。金额虽少,但每个月都能拿到减税‘红包’我们很知足。”张华拿着近4个月的申报表说。

  诚如张华所说,也许营改增后农家乐等生活服务业不是减税力度最大的,但却是实实在在享受到减税福利的。以张华所在的下叶村为例,由于村里几乎所有的宾馆、农家乐都是小规模纳税人,税率从营业税5%调整为增值税3%,税率大大降低,还能抵扣。在村民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来得更实惠了。张华还帮村里算了一笔账:村里80家农家乐,一年可累计减免税款100万元,这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现如今,下叶村经营农家乐的村民们各个干劲十足,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国庆旅游高峰。“对我们来说,营改增减的税都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哪怕只有一分一毫,我们也很知足。”张华说。(王德山 王婷婷)

济南“台北唛田”:省下的钱给员工发福利

  “开店两年多来,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大的税收优惠!有了这部分资金,我可以给员工发发福利。我们行业人员流动比较大,这样才能留得住人,对企业的发展也有好处。”台北唛田济南世茂店的经理赵文斌说。

  台北唛田世茂广场店在济南最繁华的泉城路上,每到周末,会有大量市民前来逛街购物。虽然人气很旺,但这些人气并没有转化成为企业的经济效益。在赵文斌看来,现在整个KTV行业都处于低迷。究其原因,赵文斌认为,一是高额的房租让企业成本上升;第二是竞争压力大,KTV数量达到了饱和;第三是多种多样的娱乐方式,唱歌消费无法像过去那样吸引客源。

  不过,营改增的全面推开让赵文斌重拾了信心。台北唛田目前是小规模纳税人,以前按照5%的税率缴纳营业税。营改增之后,小规模纳税人按照3%的税率简易计征缴纳增值税,不仅税率降低了,计税方法也由原来的含税价变为不含税价,让企业节省了40%左右的税款。

  “我们一个月的房租就要30万元,加上20多名员工的工资,还有水电费,负担还是比较大的。”赵文斌说,“现在KTV淡旺季非常明显,3月~4月,企业几乎是入不敷出。随着‘十一’黄金周到来,收入终于能好看些。”

  据悉,台北唛田今年6月的营业额为9万多元,原来需要缴纳4000多元营业税。营改增后,企业的增值税降低为2000多元,省了一半儿。(李萍)

厦门博游旅行社:公司赢来发展黄金期

  “进入金秋时节,厦门旅游市场进入‘黄金季’。尽管受台风影响,但来厦旅客人数仍会可观。”厦门博游旅行社的财务张正林告诉记者,“旅游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又赶上了营改增,我们公司也赢来了发展的黄金期。”

  厦门博游旅行社有限公司是一家2011年成立的互联网旅游企业。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青睐自由行,喜欢在线上订购自由行旅游产品。博游旅行社因此业绩飞速增长,仅2015年销售收入就增长近7倍。

  “别看旅游市场表面十分风光,其实行业高度开放,进入门槛低,同质化竞争十分严重,平均利润率不到5%,一不小心就可能亏本赚吆喝。”张正林说,“营改增后,企业能否取得规范的可抵扣发票直接影响企业税负,进而影响企业利润。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规范财务核算和健全内控制度的企业,通常能够取得可抵扣的进项发票,也才能更好地生存下来。”

  据张正林介绍,实施营改增后,博游旅行社属于一般纳税人,税率为6%,表面看,税率上升了0.7%,但因为公司规范经营,取得的可抵扣进项完全覆盖了税率上升的影响。

  “每年旅行社签订的导游、财务、销售等服务合同约250万元,可抵扣进项15万元;公司办公室租赁费80万元,可抵扣进项4万元;广告合同金额约50万元,可抵扣进项3万元;此外还有水电费、住宿费和高速通行费等零星支出可以抵扣,营改增后公司的税负比改革之前下降1%以上。”张正林说。在刚刚过去的8月纳税申报中,博游旅行社取得进项抵扣1.5万元,比营业税体制下少缴纳税款约1.2万元。而营改增4个月,比营业税体制下少缴纳税款约5万元。

  “除了这些,增值税可扣除的项目比原政策新增了在境外提供旅游服务可享免税待遇,对我们这些代理出境游的旅行社也是一大利好。”张正林告诉记者。(本报记者 黄坚 曾霄 通讯员 刘一婷)  

黔江旅游投资公司:预计未来几年无税款

  “营改增后,旅游企业可以抵扣进项税款,投入越多抵扣越多,我们公司从2016年起将陆续投资23.48亿元,用于建设景观项目,提升景区基础设施、完善旅游配套服务。未来几年,公司可能都没有增值税产生了。”重庆市黔江区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财务部长彭会说。

  重庆市黔江区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目前,该区共有旅游单体300多个,涵盖山水、民俗和古迹等8大主类、31个亚类,包括小南海、濯水古镇和蒲花暗河3个国家4A景区,国家地质公园等5个国家级品牌。黔江区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是黔江区国有独资重点企业,承担全区旅游产业开发、经营和管理职能。

  “前些年,公司多方融资对所辖的小南海景区、城市峡谷峡江、濯水古镇和蒲花暗河等景区升级改造,景区门票收入也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当时,营业税按照经营收入全额的5%征收,没有抵扣这一说法,加上知名度不够,景区面临着投入越大,亏损越多的状况。”彭会说。

  这种情况在营改增后将有所缓解。今年1月~4月,景区的门票收入共缴纳营业税40万元。5月~8月,门票收入1100万元,应缴增值税62万元,但取得进项税额108万元,抵扣后不仅没有税款产生,还有近46万元的留抵税款。

  据彭会介绍,仅今年一年,该公司就计划投入5.49亿元创建小南海5A级景区,大小南海市级旅游度假区,城市峡谷峡江、武陵仙山、濯水古镇和蒲花暗河3个4A级景区升级5A级。在这些投入中,有5亿元用于修建基础设施,4858万元用于添置旅游设施。按照营改增政策核算,5亿元建筑投入可抵扣5500万元增值税,4858万元的设施购进可抵扣825万元增值税,综合下来,可抵扣增值税6325万元。

  “旅游产业是富民产业,公司投入巨大资金打造旅游大区,不仅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更能带动景区周边住宿、餐饮和采摘等相关产业发展,帮助当地农民更快地脱贫致富,促使当地经济更快发展。”彭会说。